君心何如句意深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1-09-14 08:52
从未想过,句号。也有此美丽。

以往的我,向来是不爱句号的,凡是意味生硬偏颇的,色彩浓烈的,我皆是不爱用的,总觉得那句号,不如逗号来的心意缱绻,也没有省略号的语已尽,情未尽......

浮思长长游,余音远远来。无论画里也好,诗里也罢,我欢喜的,始终都是一种朦胧花鸟般的情意,着迷而去的,都是一种温柔地,如花羽梦地,回环往复的幽幽吟唱,声未咽,意哽咽,情未起,弦声起,夜半阑,风未止。

悲伤如何不能尝玩,寂寞也叫人芳菲成雪。所有,用了情的旎思,一切,尽都是美的,闭上眼眸,落花纷纷如雨下,片片胭脂凝如画,翩上唇瓣芳沁凉,落入心尖两惆怅,唯有蝶花双舞共缠绵,情思点点意缱绻。

我爱描摹这青山烟水,风月满衫,弹唱着夕阳余晖,相思树下,仿佛只有,这不可及的,也不可望的悲伤和美丽,才能写尽我心的孤独悠悠无限意,这花儿,雪儿,这诗意绵绵,殇情翩翩,如同那逗号和省略号一般,总带着有一种让人心生怜惜的痴迷姿态,话未尽,情未止,语未了,梦,还在续,我心,还在写。

若是花儿也能语,鸟儿也能与我说话,那该多好,若我是风中的一飘叶,天上的一片云,那该多么地好……

“百鸟虫兽,独觉草木亲人矣。”

走在天阔广地间,我常常觉得,草木比人有情,禽鸟低语,亦拘态可爱,山野绿蕨,教人如此心怡,甚至月儿落我眼中,也是含情的,花儿,也是含梦的......

既然心有存温柔,为何聊于世人之时,偏却如此的寡淡呢,岂非我心真就情淡凉薄,难交与心,兀自叹道,其实也不是罢,我爱万物汝斯,也爱生命永恒,只是人,一旦落了俗世,便有着太多的身不由己,被命运之线所绊,被无形的秩序所牵,这颗心,又哪能够真正的游戏人间呢,由来往之,又何谈什么真心相付呢.....

何谓真,何谓假,何谓你真心真意所求所念?

如此这般想来,不禁感慨连连,我的名字里,曾有过一个“真”字,父亲许名,是盼着我这一生,都能够天真无邪欢常在,生如芙蕖妍自开,而今思来,低笑而去,可不是吗,可不是么,这“真”字,于这世间,又是多么的难得可贵啊,仿佛父亲当年的一语就,成了我这一生,都在苦苦追寻的相望。

“红,如那翩火的红……宛若蝶衣的颜色,红,那炽烈的心火,是荆棘鸟的影子,是魅影的歌声……”

不知是从何时起,我便发现了,我爱那烟水渺渺,花红翩翩,其实,我的骨子里是,朦胧的虚幻。

我总在,那一片朦胧里,追逐着“真”的姿态,总在那一片缥缈的虚幻中,渴望着完美的影子,为何我会如此的喜爱蝶衣魅影和荆棘鸟呢,说到底了,还是因为我渴望着他们的真,渴望着那片如火的颜色,如孔雀涅般炽烈,决绝,不顾一切。

“山无陵,江水为竭,冬雷震震,夏雨雪,天地合,乃敢与君绝”。我想要的爱,便是,非君不可。

倘若不是如此,我宁愿什么都不要了,宁愿什么也看不见,宁愿一辈子与花鸟作伴,琴箫作乐。草木,总是亲人的,花红也会亲昵着我的眼睛,流水也会吻过我的芬芳,风儿缠绕着我的颈间,雨儿迷湿了我的容颜,我深深地知道,我追寻地,一直都是一些不可望地,也不可即的盼想,太过美丽的事物,总是教人如此的颤抖,惆怅,凝望......

我只是想......怎般都忘不了......如果我不曾遇过,便也不会知道......

“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同归于寂。你来看此花时,则此花颜色,一时明白起来。”是谁给了我这一场,如梦轻羽的颜色,画起了荷花幽泉,月眉思望,是谁轻轻点落了诗山痕远,春日目长,一梦,她便梦了好远,好远。

我在寂静里,孤独又欢喜,寂寥又自怡,许许多多的颜色将我轻轻洇没着,一重一重重,轻丝缠绕十指交错,这点光的、暗的、云的、雨的,粉烟团地,绮丽,慵晕晕地,睡去,轻轻睁开了眼眸,舒展了腰肢,我便长大了,而你,也不见了。

我亦曾以为,至此一生,不会再遇见了,不会再遇到让我欢喜又惆怅,甜蜜,又落泪不已的那个梦儿了,可是啊,这般,又教我见着了,又好似......怕见着了......

“愿我如星君如月,夜夜流光相皎洁”。自从认识了你,我才惊觉,句号。亦有此深情。

仿佛从那一天起,你的颜色,便好似和从前,不一样了,好像风儿轻轻吹过,迷迷地,又深深地落入心间缭乱。

你我之间,相识多年,却好似昨日初相逢一般,连同那日的你,那日的我,也好像一个飘渺的梦儿一样,仿佛从未离去,亦仿佛,从未走近。

“相思不知何起,一往而深……”所有地,一切地情意,都教我如此的迷茫,又不知所措,我不知道,我是去和月儿去诉说,还是和雨儿去絮语,风儿,风儿又知道吗,云儿云儿,可会听我知,我的情思啊,为何生的如此的缭乱,我的心儿啊,为何摇曳的如此惆怅…

相思长相思短,未曾相见已相思,相思苦相思泪,相思情梦相思错。

从前的我,是不喜欢句号的,可因有了你,句号,亦变得如此深情深情,它,长的就像是你身后的影子一样,多么的坚定,又决绝。

轻轻地,又重重地,停在了我的心上。

你要。把我也圈起来吗,把我的另一半心儿,也画进去吗,你来告诉我,是你,是你,就是你吗,你在说,是我,是我,就是我吗。

风儿轻轻地颤抖着,凄凄烈烈地吹过,又刮起了,殇花细雨绵绵,飘起了山里的风里的眼里的痴迷颜色,卿卿,卿卿,你在哪里……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