儿子,枣树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1-09-15 08:44

我家后院很宽敞,四面环墙,是儿子的乐园。

去年我移栽入两棵小枣树,晃眼一年光景,小枣树高足两米,儿子也从蹒跚迈步学会了来回奔跑。

已记不起那天,我发觉小枣树结满了小枣粒,亦或惊奇、亦或纳闷、亦或爱护,于是隔三差五去浇水,去欣赏片片翠叶下小枣粒的慢慢长大。大多时候儿子也跟着,并且喜好以致后来独揽了浇水工作,只是小手不安份时总想去摘树叶和枣粒,每当此时我只好指着枣粒教他数数来平息他的“冲动”。

儿子3岁生日那天,他外婆、舅舅、大姨、小姨和小表哥们前来祝贺,舅舅带来不少自己家种的葡萄,大家都说好吃。午后,亲人们正闲聊着,他笑嘻嘻地端来了一盘水果:“这是我屋(家)里栽的,看好吃不?”粒粒如花生仁般大小的枣子摆在眼前,让人哭笑不得。我知道这是一次得益于小表哥帮助下的后院枣树大“丰收”行动,起身要抽他屁股,他却一溜烟躲入外婆怀里,做着很乖巧的样子聆听外婆解说枣子没熟,不可以摘,也不可以吃的道理。

从此他没间断给枣树浇水,也再没摘过一片树叶和一颗枣粒。一天夜里,风雨交加,他急着把我推到窗前:“爸爸看,风把枣子哈(全部)会吹掉”,我说不会,他却睁着大眼看着我表示不很相信。第二天清晨,起床便拖着我来到后园。“一、二、四、五……爸爸,枣子冒(没有)掉,还冒(没有)熟,我们不要摘,你想吃我带你去买,好不”。“好的,那你有钱不?”,“有,在爸爸裤子后袋的皮包里,走!我们现在就去买100块。”

100块到底是多少啊?我实在无法忍住笑!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