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张的情人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22-01-15 09:12

商人老张,富甲一方。身边美女如云,他却有一底线,找情人决不超六个月,其中原因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不过近来,老张的情人姗,已经大大超越了他的底线。是姗的妖媚和机灵,还是他本身色迷心窍,还是……老张的朋友多多少少有些纳闷。

这一天,老张请客,姗破例没跟着。几杯酒下肚,朋友就拿老张开涮:

“这次是遇到前世冤家对头吧?”

“你是魔高一尺,她是道高一丈啊!”

“还是情人怀孕了啊?”

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调侃着。老张急了,把手一挥,大声道:“都把酒斟满,我敬大家一杯!”

“谁想个主意,把这个小妖精从我身边支走,奖十万。”真是财大气粗,看样子,老张是王八吃秤砣,铁了心,要赶姗走。

十万,不是小数字,极具诱惑力。老张的朋友小诸葛,动了心思。小诸葛是老张中学同学,对老张的事知根知底。

老张的老婆,性格强悍,很少给老张面子。老张变得花花肠子,除了婚后生活不太幸福外,或许是开发几处楼盘之后腰包鼓了的原因。姗能歌善舞,颇有些姿色,大学毕业后,被一姐妹介绍到歌舞厅上班。认识老张之前在歌舞厅只负责舞厅酒水推销,还时不时地为客人献歌,与客人伴舞,博得客人一阵一阵掌声。

有一天,老张带一群客户,喝了二瓶XO,十箱啤酒。一算账,五万多元酒。那一晚,姗提成就是五千多。之后隔三差五,老张就带客人来,一回生二回熟。姗被老张拿下了。

“如果能用钱摆平,张总肯定不会找我们想办法。”小诸葛还没说完,老张的头点得跟公鸡吃米粒似的。

“既然钱对姗不管用……”小诸葛贴着老张的耳朵,叽叽咕咕一阵,老张听完头点得更厉害了。

第二天,老张把某知名大学的EMBA班入学通知书给了姗。说,你闲着也是闲着,去深造一下,将来好帮我打理公司。姗欣然答应。

一个月后的一天,姗却主动提出分手。

老张故做惊讶:“我待你不薄,要车给车,要房给房,现在又送你去读书。”

“我要一个完整的家,你能给吗?我要阳光下的爱,你能给吗?”姗反驳道。

老张无语,点了一支烟,袅袅的烟雾与思绪纠结在一起。

按小诸葛的计策,EMBA班不泛有风流潇洒的俊男,也有一掷千金的土豪。像姗年轻貌美的女该,肯定“抓”人眼球,是抢手货,肯定会另有新欢,投人怀抱。难道,真如小诸葛所料,老张似乎有点失落。

可是姗今天跟他要完整的家,阳光下的爱,却是第一次。之前,那么多和他好的女该,也没有谁敢跟他正式提过。想到这,老张看了看眼前这位平时只知道要名牌包、钻戒等奢侈品的姗,好像有些陌生。

既然与姗分手是老张求之不得的、梦寐以求的,姗又主动提出来了,于是,分手便顺理成章了。

老张不是小气之人,之前替姗买的轿车,直接送给了姗,也不枉姗与自己相处一场。

时间,一晃过去了一个多月。老张收到姗寄来的特快专递,拆开来,是一个U盘。

老张将其插入电脑,打开,U盘里是公司里的一些绝密文件和真实的财务报表。看着看着,老张额头溢满了冷汗。

老张从烟盒里摸出一支烟,点燃,猛吸了几大口。老张想不出,姗私下里收集公司机密的真正目的,是想不离开自己?是想离开自己?还是想敲诈自己?

“唉!姗这丫头,还算有良心。”老张将未抽完的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,自言自语道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