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“拐棍”

    2021-09-10

    每个人都有拐棍,在生活中、工作中、学习中今天我要说的是我工作中的小拐棍,之所以小,是因她生得小巧玲珑,聪明善良,又可爱至极。 我和她相识于2015年,具体的日期已记不太清了。我们的工作岗位都是职教员,负责各自分厂的培训工作。 我和她年龄差距大,...

  • 老Q

    2021-09-10

    四十年前,我与老Q,老Z,老J分配到了福田学校,Q是我们四个中最年长的,说是年长,其实彼此间也就相差一两岁。别小瞧了这一两岁,Q可是处处比我们懂事成熟稳重。 老Q是本地人,相比我们仨离乡背井之沮丧,他是幸运的,回到了家门口工作,占地利人和之先机。...

  • 不管什么性格的人身边或多或少都有几个朋友,至于交朋友的标准那可是每个人都不尽相同。不过简单地说,朋友只分两种,那就是真朋友和假朋友。 能拥有真正交心的朋友几乎是所有人的渴望,有谁愿意和只会做表面功夫的人来往呢?所谓的真朋友,那就是既能同富贵...

  • 矿山老伙计

    2021-08-25

    在这儿,老伙计不是一个称谓。 在这儿,老伙计不是泛指。 老伙计,多么温暖的字眼,我犹心仪矿山老伙计。 经历了岁月淘洗,跨越了生死,于300米井下摸爬滚打,惺惺相惜。非三年、五年时光,非拜把盟誓所堪比。 那是并肩几十载,共担风雨,同尝甘苦,虽有争吵...

  • 我和闺密

    2021-08-24

    第十一次走出招聘处的大门。 我坐在大树底下的石板上,不像弱女子泪水横流,意乱如麻,而是意气自若,心闲体正。十年寒窗啊,主业熬到研究生名分,副业练到全国武术散打冠军头衔,眼下这些个徘徊在每月三千块左右的活计,感得动我吗? 我坚信,天生我材必有...

  • 随着当前通信科技的普及,距离似乎已经不再是什么问题。远在他乡的亲朋好友,一个电话及微信拨过去,既解相思之苦也能增进亲情友谊。我就有这么一个兄弟,他远在石家庄生活、工作。每年回来个一两次,总会抽空找个时间出来聚聚、增进感情,随带聊聊儿时有趣...

  • 时光如山中溪水缓缓流逝,当一个人经历越多,越真正懂得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的真正含义。的确,时间最能消磨一切,一生中的许多事情都消失在记忆的长河里,可在大学里所发生的一些事,接触到的一些人。尤其是当年教授我们的一些老师。 纵然,他们有的也已经...

  • 无来由的,与一个朋友成了对手。四年之前,我们无话不说,此刻现在,它却让我愁上添忧。 与它相识,至今已有二十六个春秋余一个春夏,前二十三个春秋,我们虽然有过矛盾,但它从来没有给过像现在这么长时间的忧愁。我确定,从彻底离开校门的那一天开始,它,...

  • 那一刻,风翩跹了满树的梧桐叶,她在树下。那一刻,视线相交,我真的很幸福。 至山关一别,已过两年。 山关,一个经常看得到有人植树的地方。每至春季,山腰处总能看见一些新树苗,嫩嫩的叶上似乎总有些露珠,折射着光,也同样折射出了一束属于我的回忆 云遮...

  • 飞逝的时光如转动的钟表,无论过了多久,都无法改变我们之间的友谊。在我们眼里,友谊有时像一块甜甜的巧克力,淡淡的耐人寻味,但有时友谊又像是火辣的辣椒酱,一旦沾碰就怒火朝天,尽管它让我们烦恼,但它带给我们的快乐无言论辩。如果这世界上存在着一份...

总:217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